服务热线:4001092558
成功案例
【寻衅滋事罪辩护】检方指控多项罪名,律师介入获轻判
时间:2021-04-12 14:37:24浏览次数:

案情简介:

2016年,被告人陈某武、刘某为童某争夺某某高尔夫球场供沙工程,于2016年4月29日组织谢某某、刘某某等十几人,趁童某送沙时,手持镐柄、砍刀,在某某县某某村村南的大堤上拦截、打砸送沙的车辆和司机,后又拦截赶来的童某等人,对其三辆汽车进行打砸,并对车上人员进行殴打。经鉴定,被害人程某兵所受损伤属轻伤二级,被害人杨某某、杨某、任某某所受损害属轻微伤。

2014年以来,被告人刘某通过时任某某县某某局局长的被告人朱某明(另案处理)运作,将某某某河自高速公路引线桥南至流通桥北引河段非法控制。2016年,被告人陈某武同刘某组织谢某某及高某某、刘某某等人在河道内挖掘土方,用于出售给某某高尔夫球场工程、某某庄园工程,被挖掘土方价值人民币850.3201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某武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同时,伙同他人长期盗窃公私财物占为己有,其行为已经构成盗窃罪、寻衅滋事罪,应当以寻衅滋事罪、盗窃罪定罪。

处理结果:

经过辩护律师周宇龙多次会见被告人、仔细研究案卷,辩护律师周宇龙认为被告人所涉及的盗窃罪、寻衅滋事罪两个罪名中:首先,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告人构成盗窃罪; 其次,在寻衅滋事的犯罪事实中,被告人存在法定的量刑情节。

最终,经过辩护律师周宇龙的辩护,法院只认定被告人构成寻衅滋事罪,并且对其仅判处两年零四个月的刑期。

案例评析:

现实中,检察机关对同一被告人同时指控两项罪名的情况并不鲜见,但被告人很有可能只构成其中的某一项罪名,这就需要辩护律师对案件事实深度挖掘,有效辩护,排除不能成立的罪名,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首先,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人陈某武的行为是否构成盗窃罪。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五条规定,盗窃罪是指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而本案中被告人陈某武事实上是从刘某处购买土方,不具有盗窃的的主观故意,故辩护律师认为公诉机关所指控的盗窃罪不成立。

其次,寻衅滋事罪属于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在量刑时应当考虑被告人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程度。被告人有坦白情节,有认罪认罚的态度,被害人存在过错且被告人已经赔偿了被害人损失、获得了被害人谅解,况且案发地点是在人员流动相对较少,比较僻静的大坝上,既未对社会治安秩序未造成特别严重的威胁,也没有对受害人的人身伤害造成严重的后果,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程度尚不严重。根据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依法应当从宽从轻处罚。

周宇龙律师接受委托后,经过全面阅卷、多次会见被告,参加本案的庭审,就本案中陈某武不构成盗窃罪从具体事实、法律依据,在案证据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辩护,最终,法院采纳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判处被告人陈某武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

结语和建议:

在涉案人数、涉及罪名较多,案件证据多而复杂的情况下,辩护律师首先应该全面了解案情,对案件主要证据概况逐一梳理,并针对控方指控事项逐条向委托人解释,帮助当事人理解控方思路,询问当事人所持意见理由。之后按照涉案罪名和犯罪事实制作案件分析报告,将每个罪名、每起犯罪事实相对应的各类证据归类、总结、分析,详细列明质证意见并形成辩护意见。在此基础上,多层次分析、有效辩护,去掉某个或某些罪名,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达必诚律师咨询

上海达必诚刑事辩护专业团队,16年专注刑事辩护经验 ,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省级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诉讼监督案件咨询专家。上海律协专业认定刑事辩护律师、上海律协第十届刑事辩护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专业从事刑事辩护的资深律师。

专注刑事案件:律师会见 取保候审 无罪辩护 缓刑辩护 罪轻辩护 二审辩护 死刑复核等